微购科技网

2019年的中东:大国竞争加剧 海湾劫后余生

时间:06-19/2020 19:28 | 点击次数:

编者按:2019年,“黑天鹅”和“灰犀牛”在全球各地不断涌现,特朗普的“弹劾门”、法国的黄马甲、智利的街头骚乱,日韩的贸易战……各种意想不到的国际冲突如接力般地酝酿和爆发,世界进入了多事之秋。中国网观点中国特别推出“回望国际2019 ”系列评论,详细梳理在过去一年里的国际风云变幻,探究其背后的逻辑和真相。

余国庆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2019年的中东形势波谲云诡。美国从中东战略退缩,俄罗斯继续强势接近中东,印度、日本、巴基斯坦等域外新兴国家领导人纷纷出访中东国家,大国竞争格局悄然生变。不断发生的油轮和石油设施遇袭事件,导致波斯湾和红海上空一度战云密布。

俄罗斯、美国、伊朗、沙特等纷纷呼吁组建“护航联盟”,背后的动机昭然若揭。美国“极限施压”伊朗,后者“极限抵抗”硬扛。叙利亚政治和解与战后重建在艰难中寻求共识。以色列的两次大选无果而终,导致美国的《世纪协议》胎动流产。土耳其仓促出兵叙利亚,使得中东未来局势的发展蒙上更多阴影。

俄罗斯与美国在中东“一进一退”,地区竞争格局悄然生变。

2019年是俄罗斯继续强势挺近中东的一年。俄罗斯利用美国从中东战略退缩的时机,通过塑造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方准盟友关系,对中东施加全方位影响。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通过“阿斯塔纳进程”,牢牢把握住叙利亚问题政治和解进程。2019年7月,俄罗斯公布了酝酿已久的波斯湾地区“集体安全构想”,提议波斯湾地区以外国家放弃在该地区永久驻军,主要目标是为地区“建立一个真正包容性的区域安全体系”。

2019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飞赴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访问。这是普京时隔12年后再次出访沙特,也是普京总统连续第三年出访中东国家。

与俄罗斯强势的中东外交相对照,美国却在中东呈现战略退缩之势。美国不仅缺席由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主导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阿斯塔纳和谈”进程,而且对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谈冷对旁观。

2019年10月,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土耳其趁机发动“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抛弃过去的盟友——叙利亚库尔德人力量的做法引发后者强烈的不满。

美国从中东战略退缩,不仅给了俄罗斯进一步扩大在中东的影响的契机,也迫使土耳其、沙特、伊朗等地区强国纷纷调整地区安全战略,中东地区力量竞争格局悄然生变。

油轮和石油设施接连遇袭,导致海湾局势高度紧张。

2019年中东局势最吸引人的看点是接二连三发生的油轮和石油设施遇袭事件。2019年5月以来,在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红海国际水域航道,包括阿联酋、沙特、伊朗在内的多国油轮遇袭,9月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设施受到无人机攻击,损失严重,令人诡异的是,这些油轮和石油设施遇袭事件的真凶至今扑朔迷离。

更惊险的是,2019年6月,美国一架在霍尔木兹海峡上空飞行的无人机被伊朗击落,险些引来美国的报复。海湾地区不断发生的安全事件,不仅反映了地区国家为了各自的利益的明争暗斗加剧,也预示这一地区仍将是新的一年的高风险地区。

美国“极限施压”伊朗,后者“极限抵抗”制裁。

2019年美国和伊朗这一对世仇的制裁与反制裁僵局依旧。自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JCPOA)后,伊朗与美国的对抗在不断升级,美国不断扩大制裁范围,对伊朗的石油出口、金融、导弹技术、政府官员出访等的制裁层层加码。

为了反制美国的制裁,伊朗继续与伊核协议其他签约方俄罗斯、中国、德、法、英保持接触。为了规避美国对伊朗的制裁,2019年1月,英、法、德三国与伊朗达成“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EX)。2019年12月初,比利时、丹麦、芬兰、荷兰、挪威和瑞典加入这一结算机制。该机制结算不使用美元,而是通过“以物易物”的模式,让伊朗继续出售石油并进口其他产品或服务。

在美国不断制裁以及欧盟迟迟不履行取消对伊朗制裁的背景下,伊朗于2019年11月部分重启了浓缩铀活动,引起国际原子能机构和相关国家的极大关注。伊朗强调重启浓缩铀活动是可逆的,如果美国回到谈判桌以及英、法、德继续履行核协议,伊朗也将继续履行协议,但在美国毫不松懈制裁的背景下,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前景令人担忧。

土耳其出兵使得叙利亚局势横生变数。

土耳其大规模出兵叙利亚发生在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之后。2019年10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几天后,叙利亚发动了代号“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向叙利亚北部大规模出兵。土耳其自称其军事行动的主要目的是清除长期在这一地区扎根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GP),

土耳其认为这支库尔德武装是土耳其境内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在叙利亚的分支。土耳其希望在清除库尔德武装后,在叙北部叙土边界南侧建立宽度为30公里的“安全区”。但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受到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不少国家的质疑。外界担心土耳其驻军的长期化,为叙利亚战后重建和领土完整增添变数。

2019年中东最失望的是美国旨在打造中东和平的《世纪协议的流产,以及以色列无果而终的两次大选。

美国只是象征性的在2019年6月在巴林召开的有关巴勒斯坦经济问题的会议上公布了《世纪协议》经济部分的一些内容,但由于以色列两次大选的无果而终,美国只得延期公布蓄谋已久的中东和平新计划。

如果说2019年是中东横生变数的一年,那么即将到来的2020年很可能是是中东的一个不确定年,无论是叙利亚局势,还是伊朗核协议及其相关的美伊关系,或者是特朗普第一任期最后一年的中东外交如何收场,都存在着太多的变数。(责任编辑:郭素萍)

    热门排行